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最强筑基境

正文 562 合作

    川田曾一郎这话一出,本田雄顿时是有些受宠若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身为樱花组组长的川田曾一郎,竟是对他提出了邀请。

    不由得,此刻的本田雄扭头看向了陈信,显然是想要看看陈信的意思是什么。

    感受着本田雄那询问的目光,陈信的眼角不由的流露出了一抹笑意。

    “你看我做什么,既然川田先生对你如此的看重,答应他也无妨。”

    陈信微微一笑,随即轻声道。

    这话一出,本田雄瞬间是明白了过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此刻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便是冲着川田曾一郎用力的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谢谢川田先生了!”

    “这么说来,你已经是同意了?”

    川田曾一郎的脸颊上流露出了一抹笑意,此刻自沙发上站起身,冲着本田雄伸出了手,“既然如此,欢迎你加入樱花组!”

    本田雄没有任何犹豫的伸出了手来,和川田曾一郎握了握手,随即道“那从今天起,我便是樱花组的人,日后若是有什么差遣,尽管吩咐!”

    “那是自然,只是希望到时候本田天生千万不要拒绝。”

    川田曾一郎哈哈一笑,添堵充满了和蔼,丝毫不见之前那种阴沉,“那就请本田雄先生现如今立刻走马上任吧!”

    这已经是裸的逐客了,本田雄心里却是没有任何的不满,此刻竟是冲着陈信鞠了一躬之后,转身离开了。

    本田雄看似答应川田曾一郎如此痛快,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却是因为他的心里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能够被川田曾一郎所看中,成为樱花组新任分部的负责人,并非是他多么的厉害,而是因为陈信的缘故。

    若是没有陈信的话,川田曾一郎是绝对不会和他如此的客气,甚至是直接对他出手,将其诛杀,也不是不可能的。

    正因为明白这一点,本田雄心里对于陈信,才是如此的感激。

    目送着本田雄离开的背影,直到本田雄的身影已经是彻底的消失不见了之后,川田曾一郎这才收回了目光,轻笑了一声,“陈先生,这个本田雄对你可是信任至极啊。我这般做……陈先生不会生气吧?不会责怪我越俎代庖吧?”

    “自然不会。”

    陈信瞥了一眼满脸笑意的本田雄一眼,淡淡的说道“樱花组毕竟是你的组织,你邀请谁,都与我无关。”

    话虽如此说,但陈信也是明白川田曾一郎的意思,所以是在此刻话锋一转,又是问道“再一次见面,不知道川田先生是有什么事情和我说么?”

    “陈先生快人快语,我就不再隐瞒陈先生了。”

    川田曾一郎微笑道“上一次,我们虽说谈话,但谈的并不是很深,有些事情,想必陈先生也是一知半解。”

    陈信此刻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川田曾一郎,显然是想看看,川田曾一郎想要说些什么。

    却见川田曾一郎继续道“现如今,世界上的几大杀手组织,已经是将目标对准了陈先生,神隐,我们樱花组,金虎堂……”

    “还真是这样啊。”

    这话一出,陈信不由的嗤笑了一声。

    那金虎堂,陈信自然也是听过这名声的,同样是在世界上一流的杀手组织。

    甚至真的说起来,这金虎堂的实力,还要在樱花组之上。

    若是换做一般人,在得知这么多的势力竟是已经将目标对上了他,必定是心慌意乱,不知道如何自处。然而陈信却依旧是平静异常,仿佛这个消息对他而言,不过仅仅只是吃饭喝水那般简单。

    见陈信似乎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川田曾一郎怔了一下,但很快是回过神来,眼底也是在这一刻不由的露出了一抹敬佩的神色。

    他们心自问,若是换做自己,在听到这个消息,得知世界上几大一流的杀手组织将目标对上了他,绝对不会如同陈信这般,表现的如此镇定。

    微微的吸了口气,将这些乱七八糟紊乱的思绪暂且的压在了心底,川田曾一郎又是道“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可以肯定一点,陈先生如今的处境,可以说的上是十分的危险的。”

    “那也是我的事情,不知道和川田先生有什么关系?”

    陈信抿了一口面前桌子上的酒液,淡淡的道。

    他这话可以说的上是毫不客气了,但川田曾一郎却并没有任何的生气,反倒是点了点头道“没错,这件事情本就是陈先生自己的事情,按理说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只不过……我和金虎堂之间,倒也有一些矛盾。”

    “更准确的说,是我们樱花组之间,和金虎堂有所矛盾,且是那种无法调和的矛盾。”

    一抹寒芒自川田曾一郎的脸颊上浮现,他深吸了一口气道“除了神隐之外,我们樱花组,和金虎堂一直想要往上爬,成为杀手界的第一。所以彼此之间,明争暗斗,自然是少不了的。我的父亲,便是被金虎堂的杀手所杀死的。”

    陈信没有说话,只是在此刻静静的倾听着川田曾一郎的话语。

    川田曾一郎的话语,在此刻依旧是还在继续。

    “我们樱花组死伤了不少人,金虎堂,同样也是如此。金虎堂的诸多高层,也死在了我们樱花组的手底下,双方之间,可以说的上是血海深仇,也是毫不为过。”

    他这番话语说着,目光不由的是看向了陈信,然而见陈信仍旧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川田曾一郎咬了咬牙,继续道“据我所知,现如今已经是有一队金虎堂的王牌杀手,进入了岛国之中。所为的……不仅是杀我,恐怕还是要杀陈先生。”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只是受了池鱼之灾吧?”

    一抹冷笑浮现在了陈信的脸颊上,此刻的他淡淡的说道。

    川田曾一郎却是摇了摇头,“不,真的说起来,是我们樱花组才受到了池鱼之灾,他们真正的目标,却是陈先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