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兰心淡染芳华

正文 56:东陵之行

    莆石江是南陵和东陵之间的界河,沈澜心,高煦,阿信三人就在江上做了三天三夜的船,终于到了东陵境内,又坐了一天的马车才到东陵国的国都,东阳。

    马车停在了东阳的一家客栈,高煦下了马车,接着又将澜心扶了下来。

    “这里就是东阳?”沈澜心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什么都很新奇。“我觉得这里和凤城差不多诶。”

    高煦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他也四处看了看,道“每个国都都差不多,我们赶紧进去吧。”

    高煦要了三间上房,沈澜心回到房间,不一会小二便送来了洗澡水。

    沈澜心洗过澡之后,就被高煦叫到他的房间,高煦的房间就在他的她的隔壁。

    她进来的时候,高煦早已坐在桌前喝茶等着她。

    “把这件衣服换上!”他说道。

    沈澜心看了眼桌上的衣服,哦了一声便拿回了房间去,然后就跟高煦两人下楼去吃饭。

    三人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又要了三个菜,三碗米饭。

    沈澜心看了看自己这身打扮,神色微疑道“你不会让我打扮成你的小厮跟你一起进宫吧?”

    三人边吃边聊。

    高煦淡淡道“没错,就是本王的小厮!明日一早你就跟本王一起进宫面圣。”

    “明日一早就进宫?”沈澜心不知为什么,心情突然紧张起来。“这么快!”

    高煦挑眉道“你嫌快了?”

    沈澜心急忙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有些忐忑而已。”说完她继续吃饭。

    高煦不解“忐忑?”

    沈澜心点头。“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种很忐忑的感觉。”

    高煦淡淡一笑道“可能第一次进宫都会有这种感觉吧。”

    沈澜心到不这么认为,这跟她之前第一次进宫的心情完不一样。

    她没在说话,可能觉得这次进宫是带有目的性去的,所以才会紧张。

    吃过饭后,两人分别回到房间休息,沈澜心在房间里待的实在无聊,就上了街。

    澜心没有来过东陵,对于东陵的一切都很好奇,所以出来的时候兴致勃勃,可是不过在街上走了一小会儿,就有些不耐烦了,这里和凤城一样,除了繁华就是繁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她觉得房间里呆着无聊,可没想到外面比房间里还要无聊。

    一想起自己原本是这里出生的人,她的心不免一阵感慨,本来这里应该是她的家乡才对,可如今却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好陌生。

    就在澜心沉思的时候,一个脸上脏兮兮的男子突然撞了她一下,澜心的直觉立马就告诉她这个人是个小偷,她急忙向腰间摸去,果然银子不见了。

    就在那个男人刚要跑的时候,澜心急忙拽住了他。

    大骂道“臭小子,胆子真肥啊,敢偷姑奶奶的银子。”

    男子一楞,突然用力的甩了手,嗖的一下从她手里跑了。

    “偷了我的银子还想跑?你给我站住!”说着澜心拔腿追了上去。

    以前从来都是别人追她,这还是她第一次追小偷。

    澜心追了几条街后,那个人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澜心上气不接下气的,前看后看左看右看,也不见那个人的踪影。气的她直跺脚。

    “真是气死我了,出门就被偷。”

    澜心垂头丧气的回了客栈,一进客栈,就看见高煦急匆匆的下了楼。

    “你去哪了?”他的声音有些焦急。

    澜心唉声叹气道“去街上转了转。”说着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高煦也坐了下来,看着她沮丧的表情,问道“怎么唉声叹气的?”

    澜心双手杵着脸,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道“我的银子被偷了!”

    “你的银子被偷了?”高煦忍不住笑了出来。

    看着他笑的那么得意,澜心心里更气了。

    澜心白了他一眼“我被偷了银子,你还有心情笑。”

    高煦捧腹“你不觉得你的话很让人发笑吗?从来不都是你偷别人吗?今个居然被人偷了?”

    澜心撅个嘴,不理会他。

    “要不是那个人突然消失了,我差点就能抓到他了。”

    “真是气死我了。”她咕哝着。

    “这回知道被人偷的滋味了吧!”高煦的冷嘲热讽让澜心咬紧了唇。

    “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有点幸灾乐祸啊?”

    高煦一本正经道“的确有点。”

    澜心瞪了他一眼“我懒得理你。”

    然后她又嘀嘀咕咕道“不去偷有钱人,却来偷我,别让我逮到他,逮到我非的好好给他上一课才行。”

    第二天一早,澜心就和高煦进了皇宫。

    东陵皇帝早已在太和殿外等候,要说一国的皇帝居然在等一个王爷,这待遇也是没谁了,看得出来东陵很是看重与南陵的关系。

    此刻,一声尖锐的声音从太和殿的宫门处传来。

    “南陵庆王殿下到……”

    “微臣高煦参见东陵皇帝,愿东陵皇帝万岁万岁万万岁!”高煦跪下行礼。

    澜心和阿信在身后也跟着跪了下来。

    “不必多礼。

    澜心偷偷的抬头打量了一下东陵皇帝,这位皇帝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五,由于保养得好,他看上去仍然非常年轻,浑身散发出一种王者之气。

    澜心顿时觉得这个皇帝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不远处的一座假山上后面,一个身穿绿色衣裳,年约十八的姑娘正吭哧吭哧的往上爬呢。

    丫鬟惶恐,站在下面望着她不停地催促她

    “好了,公主,您赶快下来吧!别被皇上发现了!这不是普通场面,皇上正在接待贵宾啊!要是皇上发现我们在这里偷看,一定会重罚奴婢的。”

    绿衣姑娘拼命张望,兴奋得不得了。

    “这么有意思的场合却不叫我,父皇这不够意思。”

    皇帝道“南陵庆王远道而来,朕很是高兴,请!”

    庆王屈膝拱手道“多谢皇上。”

    谈笑间,东陵皇帝就和高煦转身向里走,而澜心就和阿信待在宫外。

    “这时候,绿衣姑娘突然脚一滑哧溜便摔了下去。

    “诶呦。”公主疼的闷哼一声。

    丫鬟胆子都快吓破了,急忙扶起了公主。

    “公主,你怎么样?”

    还好假山不是很高,公主只是摔疼了屁股。

    公主道“没事,看把你吓得。”

    丫鬟“公主,您要是摔坏了,奴婢的小命可就不保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公主不耐烦道“行了行了,这就回去。”公主泄了气,“真没劲。”

    澜心见高煦和皇上进去了好一会也没有出来,便对阿信说道“我估计他一时半会出不来,要不咱们到处走走吧。”

    “不可啊,沈姑……”

    “嘘。”澜心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又四处看了看。“以后叫我沈大。”

    阿信捂着嘴,急忙点头。

    “反正他也一时出不来,我们我就在这附近转转呗。

    阿信觉得也对,反正和东陵皇帝谈话至少也要一个时辰,在附近转转也行,于是便答应了她。

    就在澜心转身出宫门的时候,对面一个神色匆匆穿着一身鹅黄色锦服的男子走了过来,与澜心撞了个满怀。

    澜心被撞得直后退,要不是阿信在后面扶着,被这么一座磐石撞的非倒了不可。

    男子脚步稳如泰山,丝毫没有一丝移动。

    澜心正了正身子,定睛一看,此人长得还算英俊,剑眉俊目,身形修长,但是他的神情看起来却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感觉。

    尤其是他腰带上的星月图案顿时引起了澜心得注意,很好看,也很特别。

    当第一眼见到男子的时候觉得似乎是在哪见过似的,但转念一想,似乎不太可能,她是第一次来这。

    男子诧异的看着她,由于时间紧迫,也没说话,便直接向太和殿走去。

    原来这个男子就是东陵太子,李元适。

    澜心一脸迷茫的像李元适的背影望去。

    “你没事吧,沈大?”阿信问道。

    澜心摇头“没事。”

    凤仪宫。

    皇后正在拿着剪刀修剪着花枝,说起东陵这位皇后,她叫蒋慧仪,是皇帝第一个皇后,她自小与皇帝青梅竹马,与皇帝同岁,在皇帝十八岁的时候就嫁给了他,当年皇帝还是平阳王的时候与安南王争夺王位,皇后在身边出了不少计策,后来安南王被杀,平阳王登基之后,封了她为皇后,夫妻二人伉俪情深。

    “娘娘,尝尝厨房新做的莲蓉糕。”方桦端来了

    方桦是皇后的贴身婢女,跟在她身边已经三十多年。

    皇后问道”南陵的贵客可是来了?”

    方桦道“娘娘,已经来了,此刻应该在太和殿和皇上谈话!”

    皇后放下了剪刀,拿了一个莲蓉糕放进嘴里,道“太甜了,”皇后眉头微动,“黎儿最喜欢吃这些甜点,给她留着吧。”转念一想,又问“黎儿呢?怎么半天也不见她人影了。”

    方桦一笑对之,“恐怕公主是去看热闹了。”

    皇后恍然,气愤道“这个黎儿真是太不像话了,一天到晚到处去玩。”

    话音刚落,一声俏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母后怎么知道我是去玩了呢?”

    元黎公主突然从门外进来,看见桌上摆着一盘莲蓉糕,拿起一个吃了起来。

    “真甜!好吃。”一个莲蓉糕就被元黎公主两口吃了进去,小嘴塞的鼓鼓的。

    皇后难以置信的看着她身沾满了灰尘的样子,这儿像个公主的样子,皇后惊愕得一塌糊涂。

    “你这是干什么了?怎么这副狼狈样?”

    元黎公主将东西咽下去之后又嘟着嘴,气呼呼的答道

    “都怪父皇。”

    “怪你父皇?”皇后更加惊异。

    “是啊,要不是他不让我去太和殿,我也不会从上面摔下来……”

    站在一边的方桦,忍不住插嘴问“你从哪里摔下来?”

    元黎公主风轻云淡道“假山上啊!父皇不让去,我只能爬上假山上去偷看了,只是摔得我的屁股好痛。”

    皇后一脸的不可思议。

    “你居然爬上假山去偷看?”皇后瞪着元黎公主,有些生气了“黎儿,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身为公主,做事如此不知轻重,本宫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是公主,行为要举止端庄,你居然还去爬山,你这个样子成何体统。”

    公主不以为然,“我只是去偷看而已,又没元黎做什么!”

    她那副无所谓的样子,皇后简直无语了。

    不能在对她这么纵容下去了,看来不对她施以惩罚,她是不会有所收敛的。

    “来人,将公主带回庆阳宫,闭门思过,没有本宫的允许,不许出宫门半步。”

    “我又没做错什么,干嘛总禁我的足?”

    元黎脊背挺直,噘着嘴,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表示很不服气。

    几名宫女收到命令,刚要出列。元黎公主手一挥道

    “我自己走,哼。”元黎公主生气的转身走了。

    皇后看着她一副痞子气的样子,着实很生气。

    “越来越不像话了。”皇后叹息道。

    方桦见皇后皱着眉一副烦恼的样子,便劝道“元黎公主还小,还不定性,再过几年也许就会好了。”

    皇后道“还小呢?本宫像她这个年纪都已经成亲了,都怪本宫平时太过于宠溺她了!一点规矩都没有。”

    方桦“越是要求她越是适得其反,这事啊急不来!”

    皇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个时辰后,与皇帝的谈话终于结束了,高煦和东陵太子一起走出了太和殿。

    李元适笑道“庆王第一次来东陵,一定要在这里多住些时日才好,宫中的景月轩已经打扫出来,庆王住在那里便是。”

    高煦欠身拱手道“多谢太子殿下。”

    两人来到澜心的面前,“这是太子殿下。”

    两人一听,急忙俯身行礼道“参见太子殿下。”

    李元适道“免礼。”

    “谢太子殿下。”两人起身,澜心低着头。

    李元适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沈澜心。

    而此时澜心无意间与李元适的目光发生了碰撞,面对东陵太子探究的目光,澜心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心里疑惑得很,不禁有些反感。

    傍晚,皇帝为高煦举办国宴,参加的都是一些朝廷的重臣,而话题自然也是围绕着两国邦交友好问题,澜心就站在高煦的身后,听的无超级无聊。

    捅了捅咕阿信,指着自己又指向外面,示意自己要出去,阿信会意,点了点头。

    澜心悄悄的退了出去,来到一处长椅上坐了下来,捶着腿,嘴里嘟囔着“这些当官的,真是废话连篇,无非就是两国继续友好下去嘛!非得抛那么大的弯子,说了那多废话,站的我的腿都酸了。”

    “没错,的确是废话连篇。”突然她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谁在那偷听?”澜心急忙回头一看,原来是太子李元适。

    澜心起身给他行了礼然后又坐了下来继续锤她的腿,一副拿他不当回事的样子。

    李元适站在她面前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不知怎么的第一眼见到她,就对她有种特别的感觉,他说不上来这是什么感觉。

    澜心抬眼看了他一眼,不悦道“太子殿下不知道这么盯人看是种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李元适被她的话给逗笑了,“你又不是女人,难道害怕看吗?”

    澜心一听,有些心虚,她清了清嗓子,道“我怕什么?太子殿下愿意看就看个够咯!”转念一想,又问“莫非太子殿下有断袖之癖?”

    “断袖之癖?”李元适一听,不禁放声大笑!

    澜心继续揉着她的腿,并没有理会他。

    这时,李元适敛了笑容,坐在她的旁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澜心向旁边挪了挪,“我干嘛要告诉你?”

    李元适又笑了,“你是第二个不把我放在眼里的人!”

    “第二个?澜心疑惑。“第一个是谁?”她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问道。

    李元适道“我的妹妹!”

    澜心嗤笑了下,又继续揉腿。

    “沈大……”这时,阿信出来向她招手。

    李元适闻言,说道“你叫沈大?”

    澜心对他一笑置之,急忙起了身回了宴会。

    李元适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道“沈大?……他干笑了一声,嘀咕道“一听就是个假名字。”

    旋即也回了宴会。

    澜心又悄悄的回到高煦的身后。

    “你去哪了?”高煦低声问道。

    澜心低声回答“没去哪,在外面吹了会风。”

    高煦叮嘱道“没事不要到处乱跑。”

    “哦。”澜心轻声道。

    澜心跟在高煦的身后一整天,也没怎么休息,于是宴会结束后,澜心就迫不及待的回到了景月轩。

    又累且无聊的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自从高煦来到东陵,他的行程被安排的满满的。

    这天,李元适邀请了他来到东陵的骑射场。

    忽然,一支白羽箭嗖的一声犹如闪电一般朝他射了过来。

    澜心的心骤然一悬。

    而高煦的速度好像比闪电还要快,一眨眼就将那支白羽箭徒手接住了。

    李元适惊叹道“早已听闻南陵庆王身手不凡,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高煦淡淡笑道“太子殿下过奖了。”

    “怎么样?我的箭法如何呀?”元黎公主穿着一身男装拿着弓笑着走了过来。

    高煦上下打量了下,问道“这位是?……”

    李元适笑道“我来介绍一下,他是元黎公主。”

    高煦一听,“原来是元黎公主,公主箭法如神,在下佩服。”

    原来是个公主,这个小丫头,什么不好玩偏偏射人玩,澜心吓了一跳,真是虚惊一场。

    高煦又道“不过这种危险的东西,女儿家还是少碰为妙。”说着将白羽箭还给了她。

    元黎公主接了过来。

    “庆王此言差矣,凭什么你们男人可以会骑射,我们女子就不可以,男儿可以上战场,我们女子一样可以上战场。”公主毫不留情的反驳了他,而且她说的好像很有道理,让高煦无力反驳。

    这个小丫头真是能说会道,高煦第一次被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顿时他后悔真不该说那句话。

    澜心心里偷笑,“真活该,让你瞧不起女人,这个公主倒是和她的性格有几分相似。”

    李元适道“庆王说的没错,女儿家不要整天舞刀弄剑,应该多学习琴棋书画,未来是要相夫教子的。”

    元黎公主一听这话便不乐意了。“大哥,你别这么瞧不起女人行不行?”

    李元适剑眉一挑,“我哪里瞧不起女人了?”

    “瞧不起女人还不是女人生的。”澜心嘴里小声咕哝着。

    澜心以为自己的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没人能听得见,可偏偏公主听见了。

    “对,瞧不起女人还不是女人生的。”

    李元适“……

    高煦“……

    澜心皱了下眉,自知失言,于是打了自己嘴巴一下,转过了身。

    元黎公主跑了过来,对她说道“难得你为我们女人说了句公道话。”

    澜心对着她干笑了几声。

    言归正传。

    这时,李元适微笑着望向高煦,“庆王的身手我们已经见识了,不知庆王的骑射如何?”

    说着拿起身旁的弓箭,瞄准前方的靶心,嗖的一箭,正中红心。

    高煦惊叹道“好箭法。”

    李元适微笑着把弓箭递给高煦,“有没有兴趣一试?”

    高煦轻轻挑起眉毛,淡淡一笑道“太子殿下邀请,怎敢不从?”

    高煦当下笑着接过弓箭,对准靶心,拉紧弓弦。

    澜心轻轻推了阿信一把“阿信,你说高煦能行吗?人家都射中靶心了。”

    阿信道紧盯着高煦,目不斜视道“放心吧,太子殿下的箭术虽然好,但公子箭术也不差!”

    “若是射不中红心可就丢人咯。”澜心嘴里念念有词。

    只听一声嗖响,那支白羽箭直直的射进了正红心,将李元适的箭劈成了两瓣。

    所有人都惊呆了。

    元黎公主急忙跑上前捡起地上的那支两瓣的白羽箭。

    惊叹道”天哪,是从中间劈开的,这位王爷,你真是厉害。”

    就连李元适,都忍不住称赞“庆王的箭术,实在是神乎其技,真是令人刮目相看。”

    澜心就更不必提了,简直傻了眼,这高煦到底是不是人啊这种绝技他都能使的出。

    nxdanranfanghua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