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兰心淡染芳华

正文 80:大婚

    一大早,太子的队伍就穿过了宫门,来到宣仪殿外,皇帝率领众大臣及皇子们,都站在太和殿前迎接东陵太子和公主。

    站在前排的高骞突然开口道:“恭喜五弟,即将迎娶东陵公主为妻,如此荣耀,旁人求都求不来呢。”

    他的语言带着一丝嘲讽。

    高煦心中一笑,并不在意!

    高骞见他表情没任何反应,便又继续说道:“我听说这个公主对你可是钟情的很,如果澜心没死,你猜她会怎么对你?”

    高煦心中不快,反问道:“难道五哥也认为她死了,还是澜心的失踪根本就是你所为?”

    高骞眉头微皱,脸上划过一丝不悦:“你别胡说八道。”

    高煦睇了他一眼,鄙夷道,“那就管好你自己嘴。”

    一旁的苏荷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两人。

    见到皇上,太子下了马,又搀扶着沈澜心和元黎公主下了马车,来到皇上面前屈膝在地,所有的队伍也全部跪下,喊道:“东陵太子参见南陵皇上。”

    皇上手一挥道:“东陵太子免礼,远道而来,辛苦了!”

    “多谢皇上。”太子起身。

    “这时,皇上指着戴面纱的紫衣女子,好奇问道:“这位是?……”

    太子含笑道:“皇上,这就是元心公主。”

    太子介绍完,沈澜心便缓缓上前,恭敬的向皇帝行个礼。“参见皇上。”

    期间向皇上身后扫去,人群中一个桃腮杏面,瓜子脸的女人映入她的眼帘,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所谓的好姐妹苏荷,此时,她身量纤纤,早已不是大腹便便的样子了,她的眼中瞬间闪过一缕锋芒。

    皇上笑道:“原来这位就是元心公主!可为什么要带着面纱呢?”说到这,皇上有些微疑。

    这时,皇子们私底下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瑞王高祥低声道:“肯定是这个元心公主相貌丑陋,才不敢示人吧?”

    康王高添点点头:“有可能,不然为什么非要和咱们联姻。”

    康王妃低声轻斥道:“别瞎说。”

    高骞在一旁不动声色的睨了一眼高煦,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

    高煦就像跟个没事人似的冷眼旁观,仿佛这跟他没关系似的。

    太子微微一笑道:“是这样的,我们东陵有个习俗,出嫁之前的姑娘是不允许被别人看见容貌的。”

    皇上恍然大悟,点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那么这一位?”接着又指着沈澜心旁边的元黎公主。

    太子指着元黎公主道:“这一位是元黎公主。”

    “参见南陵皇上。”元黎公主笑容灿烂的朝着皇上行了礼。

    皇上含笑道:“不必多礼。”

    太子眼神匆匆一扫,发现庆王也站在众人之中,他淡淡一笑:“庆王,别来无恙。”

    庆王随即迎上前去,弯腰行礼:“恭迎太子殿下,恭迎公主殿下!”

    沈澜心见到高煦,他身穿一袭褐色朝服,头戴金色发冠,长发高高束起,眉眼之间充斥着几分英气,但细看之下又有几分黯然的神色,她的眼里顿时波光闪动,睫毛也不由的抖了一下,旋即不着痕迹的垂下了眼睛。

    高煦的目光也投向了戴面纱的元心公主,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他充满不屑的眼神。

    此时,皇上高兴的喊道:“都不要多礼了,很快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东陵太子,国宴已经准备好,请。”

    宴会开始,舞姬们开始翩翩起舞,大家一边欣赏舞蹈一边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六皇子高护盯着沈澜心小声问道:“三哥,你看那个公主怎么不说话啊?”

    瑞王高祥也将目光投到了沈澜心的身上,“是啊,她该不会是个哑巴吧。”说完唇角勾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

    六皇子高护不禁讶然道:“哑巴?”

    高骞充满鄙夷的语言道:“是聋子是哑巴,那就是五弟的事了。”

    高骞睨了高煦一眼,眼中划过一丝讥讽,五弟,你不是一直很神气么,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高煦神色暗淡的一杯接着一杯酒下了肚。

    酒至半酣的时候,太子突然站了起来,。说道:“为了庆贺我们两国联姻成功,我东陵的两位公主特意给大家表演一段舞蹈!粗俗简陋,不成敬意,请大家随意看看!”

    皇上带笑,兴味盎然。

    这时,两位公主起了身,步履轻盈的朝乐队走去。

    沈澜心在一把琴的面前坐了下来,把手指移到琴边,顿时美妙的琴声缓缓流出,李元黎也开始随着音乐翩翩起舞,瞬间琴声与舞蹈相融合,美不胜收。

    整个大殿除了沈澜心的琴声一片安静,大家都在欣赏这两位公主的表演。

    期间,沈澜心时不时的向高煦眨眼,可高煦不但视若无事,却越发厌恶。

    其他人都看在眼里,都以为公主向高煦抛媚眼呢,不禁掩口低笑。

    舞曲毕

    众人无不拍手叫好。

    皇上突然大笑道:“真是好看,东陵这两位公主的表演可真是令朕大开眼界。”

    这时,高骞淡淡一笑道:“公主天人之姿,与庆王可谓是金童玉女,匹配至极。”

    高添也称赞:“东陵公主的确多才多艺。”

    高煦听了之后只能强行扯出一抹笑。

    这时,太子看向高煦,问道。“怎么样?庆王,我这两位妹妹的表演如何?”

    高煦心中不喜,却也不能表露出来,只能淡淡一笑,道:“元黎公主的舞蹈轻盈如燕,而元心公主的琴声则余音袅袅,十分的曼妙。”

    “本王还是觉得元黎公主的舞蹈好看。”瑞王插了一嘴道。

    高护说道。“我认为元心公主的琴谈的好。”

    皇上一听,朗声大笑,“两位公主平分光华,各有千秋,都不错。”

    “不知庆王对元心公主的印象如何?”太子又问他。

    高煦连看都懒得看沈澜心一眼,淡淡道:“公主自然是才貌双全,惊叹四座。”

    太子脸上始终带着笑意,“我这个妹妹最为善解人意,我想婚后定能和庆王伉俪情深,琴瑟和谐,庆王你说是吧。”

    高煦扯了扯嘴角。

    太子笑了笑,“既然是这样,皇上还是尽快为公主和庆王定下婚期为好。”

    高煦目光一闪,看向皇上。

    皇上笑道:“好,既然如此,婚期就定在这个月初十。

    高煦想要说什么,但被高骞给打断了。

    “真是恭喜五弟了。”高煦看了眼高骞,却见他一脸的幸灾乐祸。

    沈澜心回到客栈,摘下了面纱。

    “小姐,喝杯茶吧。”秋月端来一杯茶放在了沈澜心的面前。

    她端起茶咕咚咕咚喝个底朝天。说道:“渴死我了,戴着面纱真是吃也不得吃,喝也不得喝,害得我整个席上都没怎么吃东西,秋月,有没吃的?”

    秋月急忙道:“有有有,奴婢这就去拿。”不一会,秋月便给她端来了桂花酥。

    沈澜心一边喝着茶,一边吃着桂花酥,不一会一盘桂花酥就被她吃光了,接着沈澜心又对秋月说道:“秋月,替我找身常服,我要去个地方。”

    元黎公主忽然推门进来,欢喜道:“姐姐,你要去哪儿,我也要去。”

    沈澜心看着她,想了想,“好吧,你去换身衣裳,我带你去。”

    不一会沈澜心便带着元黎公主和踏雪就来到了四海为家客栈。

    进了客栈,沈澜心四处的望了望,她的样子引起乔一龙的注意,他浑身打量着这个带着面纱的女子。

    他上前问道:“姑娘,您是吃饭还是住店?”

    沈澜心道:“我当然是来吃饭的!”

    “里面请。”说完乔一龙做个请的手势。

    沈澜心找了个位子刚要坐下,踏雪急忙说道:“小心,公主,这张椅子是坏的,奴婢给你换个。”

    踏雪从旁边拿回一个新的椅子,沈澜心刚要坐下,就在这时……

    “慢着。”乔一龙走了过来。

    “你叫她公主,她该不会是东陵公主吧?”乔一龙试探道。

    踏雪面无表情道:“没错,她正是元心公主。”

    乔一龙一听,立马拉长了脸,冷冷道:“我这里不欢迎你,赶紧出去。”说着便指向门口。

    沈澜心怔然:“为何不欢迎我?”

    “因为你就是个狐狸精!”乔一龙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踏雪一听,厉声喊道:“大胆,竟敢辱骂我家公主!”

    乔一龙趾高气昂,丝毫不畏惧踏雪,也不想想,他曾经是干什么的,他怕过谁。

    沈澜心伸出手示意踏雪闭嘴,然后好整以暇的坐了下来。

    沈澜心笑了笑,“这位大哥,我是狐狸精?这话从何说起啊?”

    乔一龙本以为她会因为他的话愤怒,可是她竟然不怒反笑。

    乔一龙神色充满鄙夷道:“你不是狐狸精,怎么会去勾引庆王,你难道不知道他已经有了心上人吗?”

    沈澜心刚要张口,元黎公主就冲到了乔一龙的面前,趾高气昂道:“喂喂喂,你这个大块头说谁勾引庆王呢,你把话说清楚。”

    大块头?这个名字倒是不错。沈澜心心里笑了笑。

    乔一龙也忍不住挺起胸膛吼道:“我说的就是你们家公主,怎么样?我说的够清楚了吧!”

    “哎呀,你这大块头,你竟敢说我姐姐,看我不挠你。”说着元黎公主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就要露胳膊挽袖子,乔一龙见她的架势,不禁喊道:“别以为你们是公主我就会怕你们。”说着也挽起了自己的袖子,看样子是要打架。

    沈澜心见两人向乌眼鸡似的,相互瞪着对方,谁也不服谁的样子,便轻斥一声,“元黎,不得无礼。”

    元黎公主回头看了眼沈澜心,见她向她使了眼色便瞪了乔一龙一眼,接着又哼了一声退到了踏雪的身边。

    这时,沈澜心笑了笑,继续刚才的话题:“这位大哥刚才说的话,我可不赞同,这有心上人又没成亲,即便成亲也可以在娶。”

    这话她说的理直气壮,她没想到这么不要脸的话竟会出自她口,想想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乔一龙睁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你身为女子竟然恬不知耻,抢人家男人还能笑出来,你这是在破坏别人之间的感情,呸,不要脸。”

    “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澜心打定主意想耍耍这个憨厚的大哥。

    乔一龙忍不住大骂道:“我呸,你放屁。”

    沈澜心手指扣打在桌子上,无所谓的样子道:“据我所知,庆王那个心上人早就死了,又何来破坏一说呢?

    话音刚落,乔一龙怒的拍了下桌子。“谁说死了,你哪只眼睛看见她死了,我告诉你,你个狐狸精,我妹妹虽然不在,但是我这个当大哥的不能眼睁睁的看她被人欺负,聪明的话赶紧滚回你的东陵去,否则的话别怪对你不客气。”

    乔一龙气的胸膛起伏。

    沈澜心泰然自若道:“哦?我倒要听听你如何不客气?”

    乔一龙指着她道:“你信不信我让你这婚结不成。”

    沈澜心突然笑了出来,站起身来,“好啊,那我就等着,等着那一天。”说完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开了客栈。

    出了客栈,沈澜心眯着眼拍拍胸脯,心道:“吓死我了。”

    踏雪想起刚才那一幕,又见沈澜心丝毫不像生气的样子,不免有些疑惑:“公主,那个人那么说你,你怎么不生气呢?”

    澜心笑了笑道:“他是我的结拜的大哥,我又怎么会生气。”

    元黎公主嘴巴张的跟鸡蛋似的,“啊?……那个大块头是姐姐的结拜大哥?”

    踏雪不禁轻笑道:“原来是公主大哥,看来公主刚才是故意气他咯?”

    沈澜心含笑道:“我这个大哥,性子暴躁,恐怕我要是继续在里面刺激他,他非得揍我不可。”说完澜心笑出声来,“不过这个大哥还真是傻,不过真是难为他了,事到如今,依然为我着想。”

    说着说着,一个异常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沈澜心突然停下了脚步,拳头紧握,眼中立刻出现一缕精锐的锋芒向苏荷的方向射过去。

    元黎见她突然停下脚步,疑惑道:“怎么了,姐姐?”

    沈澜心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如炬的盯着不远处。

    元黎公主好奇的向她的视线忘了过去,便一眼看到了身穿玫粉色花裙,一副瓜子脸的女人。

    苏荷没在人群中没有注意到澜心,穿插在人群中走了过去。

    元黎的目光随着苏荷移了过去,“咦,那个不是三王妃吗?”

    沈澜心冷冷道:“三王妃?恐怕这个位置她是坐不长了。”

    元黎一听,抽了一口冷气,“姐姐,难道三王妃就是害你的那个人?”难怪姐姐看着她的眼神总是阴冷的样子,想到这,元黎不禁又向后望去,可苏荷早已在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转眼,成亲的日子就到了。

    庆王府一片红火的装扮,热闹非凡。

    这时,煞风景的人来了,乔一龙拿着一把菜刀,气势汹汹的来到了庆王府想要大闹婚礼,但是今日是庆王大婚之日,所以门口守卫加派了不少人手,乔一龙没有喜帖,自然是进不去,于是他就要硬闯,最终跟侍卫们大战了三百回合,可是以他的身手,哪是侍卫的对手,最后吃了败仗,脸上挂了彩,一瘸一拐的回了客栈。

    高煦和沈澜心行完了拜堂礼,就被送进了洞房。

    龙凤烛燃烧着,房内充斥着淡淡的香气。

    高煦不屑的瞄了一眼蒙着盖头的新娘子,心里百般厌恶,两人就在床前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良久……沈澜心慢慢伸出食指碰了碰高煦的手。

    高煦一惊,急忙与她保持距离,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她,当真恬不知耻。

    沈澜心正在偷笑,她真的好像揭开盖头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表情。

    就在这时,高煦突然起身,抽出一把剑指着她的胸膛,沈澜心被这闪的发光的剑尖吓的一惊,他这是要干什么?

    想到这,高煦向她手上甩过来一样东西,沈澜心低下头,一看,竟是和离书。

    高煦冷冷道:“签了它,否则的话本王就要了你的命。”

    沈澜心一楞,敢情这家伙是要逼自己签和离书,高煦居然想出和离这招看来他真是不想娶东陵公主啊。她心中不免欢喜,算你有良心。

    见元心公主一动不动的坐在那,又说道:“你要知道,本王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所以公主就不必在本王身上浪费心思,尽早签了和离书回去东陵,本王给你一盏茶的时间,否则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说完他收了剑,转过了身去。

    庆王的一番话说的毫无感情,也丝毫不留情。

    这时,沈澜心缓缓的摘下了自己的盖头,见他一身大红色喜服背对着他,让她不由想起在龙虎寨的那晚,他一样是穿着大红色。

    她走上前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高煦大惊,怒道:“放肆。”说着想要破开她的手。

    “高煦,是我。”

    她的声音顿时令高煦心中一震,蓦然转过身来。

    这时,二人四目相对,沈澜心目光中闪烁着微晶,轻声道:“我是心儿啊。”

    高煦傻了眼,东陵公主突然变成了澜心,一时之间竟然愣在那不知所措,他的心在颤抖。

    许久,他才缓过神来,“心儿,真的是你?”他的声音也在颤抖。

    沈澜心的目光闪烁,睫毛抖动,轻声回答:“是我。”

    高煦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感,一把抱住了她,用力的紧紧的抱住她,轻声呢喃:“我好想你。”

    澜心也紧紧的抱着他,将头埋在他的怀里。

    过了许久,两人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手。

    高煦此时有太多的疑问,他平复了下内心的激动,最后说了句:“我找了你很久。”

    沈澜心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我知道。”

    高煦满腹疑惑,盯着她问道:“心儿,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何会突然失踪,又怎么会突然变成公主。”

    澜心神色突然变得黯淡无光。

    “当日我在路边等你回来,突然来了一辆马车停在我面前,接着我的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两个杀手劫持到莆石江边。”

    “杀手?”听到这里,高煦不由的吃了一惊。

    沈澜心的脸色越来越暗:“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苏荷买凶想要我的命,他们在我身上捅了一刀,然后就把我推到了江里。”

    高煦讶然,“捅了一刀?那你的伤……?”

    澜心见他焦急的神色,急忙道:“放心,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高煦一听,便放下心来,随即目光却变得犀利起来!

    “果然是她干的。”起初他也是怀疑她,可始终没有证据,高煦简直难以相信,堂堂三皇妃居然做出这么十恶不赦的事。

    高煦又继续追问:“可最后你又是怎么被人救上来的?”

    说到这里,沈澜心面上这才露出一丝笑意,“是东陵太子救了我,他们发现了我身上的信物,我才知道原来皇上和皇后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整件事情就是这样。”

    高煦不可思议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不停的派人去搜查你的下落都杳无音信。”

    沈澜心微怔,“你没有收到我的信吗?”心想他真的不会扔了吧?

    高煦摇摇头,笑的很无奈,“你还说呢,亏你想出这个方法来藏纸条,我可是差点就把那支发钗给扔了。”

    沈澜心一听,那就是收到了,嘴唇便翘了起来,笑的颇为得意,“你这么聪明,我想你一定会发现那支发钗的秘密的。”

    高煦笑了笑,抚摸着她的脸颊,说道:“我想他们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元心公主就是你。”

    沈澜心望着他,含笑道:“所以,你现在还要和我和离吗?也许……!”

    没等她说完,高煦将她紧紧抱住。

    “我要你,你是我的,这辈子你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沈澜心靠在他的怀里,“呢喃道:“高煦,这段日子,我真的好想你,还有…我爱你。”

    轻轻的三个字,却深深的印入了他的心里,他的心狂颤,他松开了手,深深的望着她,见她垂着双眸,脸颊泛红,不由分说的朝她的嘴唇吻了下去,他的吻比任何一次都要霸道,将这些日子的压抑全部释放。

    良久,将她抱进怀里,喃喃道:“我好想再听一遍那三个字?”

    澜心澜心装作糊涂,“哪三个字?”

    高煦轻声道:“就是你刚才说的。”

    澜心一笑:“你不是已经听到了吗?”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可我还想在听,我喜欢听。”

    “我爱你。”三个字又从她的口中温柔的传出。

    高煦心中一动,在她头上轻轻一吻,然后说道:“我也爱你。”

    当所有人都进入梦中,寝殿之中,两人却还在温暖的床上温柔缠绵,沈澜心早已秀发散乱,指尖划过高煦的背部,一道道红痕随即而来,数月以来的思念,尽宣于此。

    云雨过后,两人相拥而卧,高煦温柔替她抚了抚凌乱的发丝,这时,沈澜心见他的手上深深的牙印,那是她杰作,她摸着他那双手,不由的笑了出来。

    “你还笑,你看!”说着将另一只手伸了出来,另一个牙印也映入她的视线。

    沈澜心撅着嘴,“哼,谁让你一开始那么讨人厌,我打不过你,我还不能咬你吗!”

    高煦一副委屈的样子:“那也不至于咬的这么狠吧!”

    沈澜心又哼了一声,“这都是轻的,我还没打你板子呢。”

    高煦在她头上吻了一下,柔声道:“其实当时我要是知道你是女的,断然不会打你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真是骗的我好苦。”

    澜心娇嗔道:“你真是笨,在大殿上我都向你使眼色了,可你就像看不见是的。”

    高煦听她这么一说,恍然大悟,“原来你是在提示我,我以为……”

    沈澜心噘着嘴,“你以为什么?以为元心公主再向你抛媚眼吗?”

    高煦笑了笑,不置可否。

    这时,他又在澜心的额头吻了一下,“对不起,心儿,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

    沈澜心含笑道:“这不是你的错,要怪就怪我有眼无珠。”

    高煦一边轻抚她的头发一边说:“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沈澜心急忙道:“不,让我自己来,终究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她欠我的,我一定要亲自的向她讨回来。”沈澜心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

    高煦不免为她担心,“那你接下来预备怎么做?”

    沈澜心淡淡道:“我还没想好。”

    高煦突然认真道:“我不管你怎么做,但一定要让我知道,我不希望你再受到一丁点的伤害,知道吗?”

    沈澜心在他怀里蹭了蹭,说道:“嗯,放心吧。”

    第二天,两人牵着手从卧房走了出来,王府里的下人们一见元心公主原来是沈姑娘,无不瞠目结舌。

    阿信更是张大嘴巴。

    澜心忍不住笑道:“怎么了?阿信,几个月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阿信高兴坏了,急忙道:“认识认识,没想到沈姑娘……不对不对,是王妃就是元心公主,这太让小的惊讶了,你不知道,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公子可是一直心心念念着你,公子,这回您可真是得偿所愿了。”

    沈澜心看了高煦一眼,便笑了笑。

    高煦嘴角微扬,面带喜色,“行了,阿信,我要和王妃进宫,你去把那些宾客送的贺礼记录库房。”

    “是,公子,小的这就去。”边走边嘟囔一句,“真是皆大欢喜了。”

    两人进了宫,迎面就看见了高骞和苏荷一边说话一边向这边走了过来。

    远远望去,苏荷突然停住了脚步,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像是看见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一样。

    高骞见她突然不走了,便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

    苏荷难以置信的望着前面,那个熟悉不能在熟悉的人,正是之前被她买凶杀死的好姐妹,沈澜心!

    高骞见她像见了鬼似的表情就顺着她的视线向前望去,结果他见到沈澜心的那一刻,同样是一怔。

    高煦牵着沈澜心来到了高骞的面前。

    沈澜心看着苏荷此时惊慌失措的样子,倒是挺痛快的。

    她看着苏荷,含笑道:“三王妃,别来无恙啊。”

    “你……?”苏荷脸色惨白,惊恐的指着她。

    “我什么?”澜心淡淡一笑,目光闪过一丝寒光。

    高骞也瞪大着眼睛,看着二人,“你不是失踪了吗?”

    沈澜心冷笑道:“是啊,我被奸人所害,所幸大难不死。”话语间看向苏荷,苏荷却故作镇定。

    高骞听到这句话,心头一震道:“这是怎么回事?”

    沈澜心微微一笑,轻松道:“这说起来可就话长了,不过相信很快你就会明白了。”说完又看向苏荷,含笑道:“苏荷,这么长时间不见,我可是天天都想着你呢。”

    沈澜心的目光如毒蛇一样向她吐出信子,让她的心中不由的胆战心惊。

    这时,高煦插了一嘴道:“对了,忘了跟三哥说,心儿已经是本王的王妃,以后你也要避避嫌了,对她的称呼也要改一改了。”

    “什么?王妃?”高骞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沈澜心。

    高煦一脸得意状:“三哥还不知道吧,心儿就是元心公主。”

    高骞对他的话颇感意外,他看向沈澜心,似乎是向她求证,可对方真的对他微笑颔首。”

    苏荷怎么也没想到,原来沈澜心竟然是元心公主!这怎么可能呢?

    高煦一脸玩味道:“是不是很意外,连本王都很意外。”

    沈澜心淡淡道:“这世上本就有很多意外的事情发生,甚至每个时辰,每天,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说完看向苏荷,“你说对吧,三王妃?”

    苏荷不禁一楞:“是啊。”

    沈澜心看着她,心中冷笑。

    这时,高煦提醒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去向皇上叩头谢恩了。”说完和澜心从二人身旁走过。

    高骞似乎还像在做梦一样,依旧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