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兰心淡染芳华

正文 82:短兵相接

    “已经很晚了,你们都去休息吧!这里我来守着。”沈澜心目不转睛的看着元黎公主,轻声说道。

    太子立刻走上前,说道:“我不累,我和你一起守着。”

    “给我点空间,让我好好想一想,到底害元黎的人究竟是谁。”

    太子见她这么说,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看了她一眼便转身出去了。

    沈澜心看了一眼高煦,见他依旧站在自己的身旁,便说道:“你不用陪着我,你也回去休息吧!”

    高煦轻叹道:“好吧。”

    沈澜心将所有人都撵了出去,她便开始为元黎公主检查身体所有的地方。

    元黎公主并没有被侵犯,除此之外,她发现她脖子间有些若隐若现的红痕,看样子她昏迷前被人用力掐过。

    沈澜心只觉得浑身发抖,究竟是谁要杀元黎?

    这时,她发现元黎其中一只手握得紧紧的,沈澜心便伸出手试图打开,可元黎却攥的死死的,沈澜心一怔,便用足了劲将她的手掰开了,一只白玉珠子掉了出来。

    一整晚,蜡烛都在燃烧着,沈澜心一夜都未合眼,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天边逐渐露出了鱼肚白,沈澜心看了一眼旁边燃烧殆尽的蜡烛,此时,天也亮了。

    沈澜心叫来了秋月,让她照顾着元黎公主,自己便退出了房间。

    沈澜心刚关上房门,一转身便看到高煦和太子走了过来。

    严肃道:“咱们书房去谈。”

    高煦和太子不由的对视了一眼。

    三人来到书房,关上了门。沈澜心迫不及待的问道:“大哥,你说昨天你在巷子里同时也发现另外一个女死者?”

    太子点点头:“没错,当时我以为元黎,可照近一看原来是个三十左右岁的一个女人。”

    沈澜心面上闪过一丝疑惑,“三十岁?那个女人是怎么死的?”

    太子回忆了下当时那个女人的惨状,“那个女人脖子上有很多血,我想致命的地方应该在脖子上,当时我只顾着元黎,所以便让他们去通知的京兆尹。”

    沈澜心看了一眼太子,轻叹道:“我为元黎检查了全身,除了她头上的伤,我在她的脖子上也发现了掐痕。”

    “掐痕?……太子沉吟,“这么说元黎昏迷之前曾被人掐过,而后那个凶手又拿起石头砸向元黎的头部!”

    沈澜心不由的皱眉道:“我想了一整晚,觉得这件事蹊跷得很,当晚我们几个人一直是在一起的,并没有分开过,我们吃过晚饭后就一起回到了马车处,这期间元黎是跟着我的,直到我们来到马车前,我才发现元黎已经不见了。”

    太子想了想,说道:“照你这么说,如果她被人掳走的话,她一定会挣扎的,这样踏雪是一定会发现的,再说那个时辰路上人还很多,想要当街掳人有些不太可能。”

    高煦一听,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便点点头,“你推断的没错,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元黎是自己离开的。”

    “那她为什么要离开去那个漆黑的巷子里?而且同时还死了另一个人?”沈澜心觉得很迷惑,她似乎觉得另外的死者一定跟元黎遇袭有关系。

    太子来回踱着步,边踱边思考:“一定是什么东西把她引过去的,换句话说是她发现了什么?”

    沈澜心想了想,突然目光一闪,“会不会是元黎发现了杀害那个女人的凶手,所以那个凶手要灭口?”

    高煦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你这个推断不是没有可能,那么这个凶手会是谁呢?”

    沈澜心突然想了起来,急忙从怀里掏出那枚白玉珠子。“你们看,这个东西……。”

    太子拿了过来,端详了一番,发现中间还有个细细的小孔,“这个东西好像是手珠。”

    沈澜心慢慢道:“我看也像手珠,平常的珠花珠子没有这么大。”

    太子疑惑道:“这个是哪来的?”

    沈澜心道:“这是我刚刚在元黎的手上发现的?我想这个一定是元黎在挣扎的过程中从凶手的手上扯下来的。”

    高煦抱着双臂,若有所思道:“这么说,凶手是个女人咯?”

    太子目光一闪,道:“不仅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很富贵的女人,这枚珠子晶莹剔透,一看就知道是上等的羊脂白玉,普通人佩戴不起的。”

    沈澜心脸上闪过一丝寒光,“这么说凶手不仅是个女人,而且还是很富贵的女人,看来我们的的范围缩小了。”

    说到这,她又看向高煦,“高煦,你去帮我查查那名女死者的身份,越详细越好。”

    高煦干脆道:“没问题,我这就吩咐阿信去办。”说完立刻出了门。

    沈澜心拿着那枚珠子,思考了片刻,便对他说道:“大哥,带我去事发地点,我想那里肯定还有其他散落的珠子。”

    太子点头。

    两人刚走出房门,便看见家丁从外面进来,“王妃,襄王府送来的喜帖。”

    沈澜心接过来,打开一看,“百日宴?……”说完她合了起来,“我知道了!”

    说完沈澜心又来到元黎公主的房间看了她一眼便和太子去了巷子。

    发现元黎的地方是个死胡同,而且两边都是些散发着臭味的垃圾,地上的血迹虽然已经干涸,可依旧很明显。

    突然,沈澜心目光一亮,走上前蹲了下来,捡起地上的白玉珠子,惊道:“大哥你看,是白玉珠。”

    太子闻言,看了一眼,“果然是白玉珠,一定还有,我们仔细找找。”

    说完两人就在巷子里仔细寻找,足足找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把所有的珠子找齐,一共是十三颗。

    沈澜心漠然的看着手里的珠子,冷淡道:“看来我们只要知道这副手珠是谁的便知道凶手是谁了。”

    太子想了想,轻叹道:“可是凤城的达官贵人数不胜数,我们想要追查的话,恐怕要多费些时日。”

    沈澜心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虽然凤城的达官贵人很多,可想要查出这个手珠的主人也没什么难度。”

    太子一听她这么说,便知道她是想到办法了,挑着眉问道:“你想到办法了?”

    沈澜心淡淡道:“你不是说这副手珠非常昂贵吗?我想普通的首饰店是不会卖这种昂贵的首饰的,所以,凤城有名的首饰店只有那么几家。”

    太子听后,恍然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只要去那几家查问一番不就知道是谁买的么。”

    沈澜心若有所思道:“可我在想万一凶手不是在凤城买的呢?”

    太子立刻现出急切,“不管是不是,这总归是条线索,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沈澜心看了他一眼,心中叹息,接下来就要等着阿信查到那个女死者的身份了。

    这天,襄王府举办百日宴,所有的宾客都聚集在花园里,四皇妃在逗着奶娘怀里的孩子。

    “这个孩子真是太可爱了,长得真像三哥。”四皇妃爱不释手的逗着。

    沈澜心和高煦也来到襄王府,她一眼便看见了大着肚子的四皇妃。

    “四嫂!”

    高煦说道:“你去和四嫂聊会天,我过去打声招呼。”

    “嗯,你去吧。”说着便松开了高煦的手。

    四皇妃侧首一看,含笑道:“五弟妹,你来了。”说着便向她招手,“快来看,三嫂的孩子多可爱。”

    沈澜心看了眼苏荷的孩子,白白嫩嫩的,确实很可爱,又见四皇妃母性大发,不由的笑了出来,“四嫂,看来你很喜欢孩子啊!”

    四皇妃笑道:“是啊,孩子这么可爱,有谁不喜欢呢,你看你看,他还会吐泡泡呢。”

    沈澜心掩口笑了笑,这个四嫂,是真的很喜欢孩子。

    她看了眼四皇妃的肚子,问了一嘴:“你这肚子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个双胎吧?”

    “你眼睛可真毒,没错,就是双胎,大夫说没准还是龙凤胎呢!”话语间,康王妃难掩喜色。

    四王妃的肚子比寻常人的要略大一些,所以沈澜心一眼看出是个双胎。

    沈澜心微微吃惊:“真的,那四哥一定很开心了。”

    康王妃点头,笑道:“他最喜欢孩子了,这一下子来俩可遂了他的愿了。”

    这时,四皇妃对她说道:“弟妹,你陪我去那边走走吧,我可是第一次来三哥的府上,还没好好参观参观呢。”

    沈澜心微微一笑,“好啊。”

    四皇妃笑道:“那谢谢你了。”

    沈澜心便搀扶着四皇妃,两人在襄王府悠闲的散着步,突然,四皇妃脚下被青苔一滑,险些摔倒,好在沈澜心动作快,急忙扶住了她,这要是摔倒了恐怕腹中的孩子可就要不保了。

    就在这时,沈澜心恰好看见了四皇妃的手腕上带着一串手珠,顿时愣住了,那是一串羊脂白玉手珠,她猛地抬起头来,盯着四皇妃看。

    四皇妃拍拍胸脯,安慰自己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刚才多亏了你,不然,这要是摔下去,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沈澜心回过神道:“四嫂,你没事吧?”

    四皇妃摇摇头,“没事没事。”

    这时,沈澜心试探道:“四嫂,你这个手珠很好看!”

    “是吗?”她伸出手,含笑道:“太后送的。”

    沈澜心一楞,“太后送的?”

    四皇妃点点头:“对呀,太后见我有了身孕便赏赐给我的,三嫂也有一个。”

    沈澜心闻言,心头大惊,“三嫂?”

    “是啊,三嫂也是有子嗣的人,所以太后也赏赐了她一只。”

    这时,康王走了过来,急切道:“原来你们两个在这啊,吓死我了,我和五弟都找不到你们。”

    四皇妃最看不得他这样大惊小怪的,“哎呀,这是王府,我们能有什么事。”说着便伸出手让对方给她搀扶了过去。

    康王一副关怀的样子,“我倒不是那个意思,我不是怕你大着个肚子走路不方便吗,怕你摔倒。”

    四皇妃莞尔一笑,“行了,我知道你关心我。”

    康王笑道:“知道就好,快开宴了,咱们赶紧回去吧!”说完又冲沈澜心说道:“五弟妹,五弟还在等你呢!”

    沈澜心回过神,“哦,好,我这就回去。”

    沈澜心跟在两人的身后,一边走一边想,“苏荷为什么要害元黎?她和那个女死者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杀她?”沈澜心心不在焉的跟在康王夫妇的身后一直来到宾客厅门口,到了那,就看见高煦在那焦急的等着她。

    高煦一见到她便急切上前,“你去哪了,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见沈澜心的脸色很差,便关心道:“你怎么了?脸色这样不好?”

    沈澜心淡淡道:“我没事,刚才不过是和四嫂闲逛了逛。”

    这时,沈澜心见苏荷正笑颜如花,仪态万千的正向宴厅走来。

    她的目光立刻变得深沉起来,心中冷笑,苏荷,你今天看起来很高兴啊,不过我很快就会让你哭的。

    这时,她看了一眼高煦,高煦便明白过来,说道:“那我先进去了。”

    高煦进去后,沈澜心走上前,嘴唇弯弯道:“恭喜三嫂,三嫂的儿子真是可爱的很。”

    苏荷淡淡笑道:“谢谢五弟妹。”

    沈澜心叹了口气道:“可惜元黎不能来,她平时是最喜欢小孩子了。”

    苏荷脸上闪过一抹异色,淡淡道:“她怎么了?”

    沈澜心轻叹道:“她前几日遇袭了,头上被人砸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至今还昏迷不醒,手段当真狠毒,三嫂,你说那个凶手是不是很没人性?”

    苏荷手手一颤,扯了扯嘴角道:“的确是……没人性。”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现出当时那一幕。

    当时她狠狠地掐住元黎公主的脖子,浑身戾气,几乎红了眼,她看着元黎公主瞪着她痛苦的挣扎着,那一瞬间她觉得这个人必须死,便抄起她旁边的那块石头狠狠地向元黎公主的头上砸了上去,直到她不在动了。

    沈澜心看着她,唇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旋即淡笑道:“这俗话说的好,人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如今三嫂是嫁得如意郎君,又母凭子贵,生活也算是到了人生的巅峰。”

    苏荷笑了笑,“五弟妹如今不也是嫁得如意郎君么,假以时日,若再生下一男半女,和本宫又有什么区别呢?”

    沈澜心微微一笑,言语带着一丝嘲讽,“我能嫁得如意郎君,这还的多亏了你!不是吗?”

    这一番话让苏荷原本含笑的脸上瞬间变了色。

    沈澜心看了她一眼,心中冷笑,面上却漫不经心道:“只是我有些好奇,你说这人要是从巅峰上摔下来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像元黎一样,血肉模糊,头破血流?”

    她说了两个血字,可想而知她此时此刻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苏荷神色僵直:“你什么意思?”

    沈澜心上前几步,眼神锐利的盯着她:“我什么意思,你心知肚明,是不是一直很疑惑那两个杀手为什么没杀死我?”

    苏荷踉跄后退,脸色惨白,“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沈澜心步步紧逼,“听不懂没关系,你只要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

    苏荷愕然:“沈澜心,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澜心突然停止了前进的脚步。

    眼中划过一丝锋芒,“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迟早会遭报应的,你就自求多福吧。”说完沈澜心在她耳边缓缓道:“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说完对她嫣然一笑,转身进去了。

    苏荷的手心尽是冷汗,一双刀锋般的眸子冷冷盯向沈澜心的背影。

    本来以为那个元黎公主是活不成了,可谁知道庆王府居然没有传出讣告,万一她醒了,一定会将那晚的事公布于众的,所以,无论如何她是一定不能让那个元黎公主醒过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