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兰心淡染芳华

正文 83:斩草除根

    回去的路上,沈澜心有些心不在焉,高煦牵起了她的手,发现她的手心是湿的。

    忍不住低声问道:“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之前就觉得你脸色不太对。”

    沈澜心目视前方,冷冷道:“我已经知道谁是凶手了。”

    她这话一出,高煦便已经知道她指的是谁了。

    沈澜心不由恨的咬牙切齿,“老天真是不公平,元黎那么善良活泼的一个姑娘,老天偏偏让她受这种痛苦,反而让那个手上沾满鲜血,罪恶滔天的贱人如此快活。”

    高煦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如果你想,我可以直接杀了她。”

    沈澜心立马看向他,道:“不,就这么让她死了,简直太便宜她了,对付她,我自有我的办法。”

    刚回到王府,两人便直接去了元黎公主的房间,一进去就看见太子坐在她的床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元黎,神情黯淡无光。

    沈澜心来到元黎的床前,看了她一眼,已经是第五天了,元黎依然没有苏醒的迹象。

    太子声音低沉道:“你估计的没错,我查了凤城的所有首饰店,他们都说没有卖过这种手珠,这条线索怕是断了。”

    沈澜心淡淡道:“你不用查了,我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

    太子一听,急忙站了起来,急切问道:“是谁?”

    沈澜心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我想大哥你应该能猜得出来她是谁。”

    太子注视着她,脑海中闪过一个人的名字,他的表情渐渐变得不可思议。

    沈澜心见她不可思议的表情便点了点头。

    “蛇蝎妇人。”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

    顿了顿他又道:“可我实在想不通,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那个贱人对元黎下这种狠手。”

    沈澜心淡淡道:“那就要等阿信回来才能知道了,从现在开始,你什么都不要做,这件事就交给我和高煦就行了。”

    说完沈澜心在他肩上拍了拍,似乎在给她定心丸吃,“大哥放心,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多久的。”

    沈澜心见对方用惊讶的表情看着她,便对她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阿信便骑着马回到了王府,他下了马,直奔高煦的书房,此时,沈澜心正帮高煦整理公文。

    “公子。”阿信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沈澜心闻言,看了高煦一眼道:“是阿信回来了!”便急忙去开门。”

    阿信进来后,沈澜心迫不及待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查到什么线索?”

    阿信点头道:“有,我拿着公子给我的令牌去官府打听了下,原来那个女死者叫秦敏,今年二十九岁,是汴阳人,是被人用尖锐的东西插进颈部而死!”

    “汴阳人?”沈澜心不由的和高煦对视了一眼,“那她为何会在凤城?”

    阿信继续道:“接着小的又去汴阳去打听了这个秦敏,发现她生前不仅是个赌徒而且还是个刚刚生了孩子的母亲,据说那个孩子才三个多月。”

    沈澜心惊讶道:“三个多月?”

    阿信点头道:“不仅如此,她因为欠了很多赌债,所以一直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直到三个月前她生了孩子后,突然就变得阔绰起来,不仅还清了赌债,还买了房子,你说奇怪不奇怪!”

    高煦神情闪过一丝疑虑,若有所思道:“突然间就还清了赌债,的确是很奇怪。”

    沈澜心似乎想起什么,道:“那个孩子没有父亲吗?他的的父亲是谁?”

    说到这,阿信的神色多出一丝鄙夷,“这个秦敏并非良家妇女,所以孩子的父亲……恐怕她自己也不知道,然而最近她又欠了一大笔赌债,据说这次竟欠下上千两,所以她已经把房子卖了,之后她便来到了凤城,接着你们也都知道了。”

    沈澜心又继续追问:“那孩子呢?”

    阿信淡淡道:“孩子失踪了。”

    沈澜心讶然:“失踪了?失踪是什么意思?”

    阿信摇摇头,“我打听过那个孩子,可是没人知道那个孩子现在在哪?”

    沈澜心想了想,便对阿信说道:“谢谢你,阿信,这些信息对我来说很有用。”

    阿信嘿嘿一笑,“谢什么啊,这都是小的应该做的。”

    沈澜心微微笑道:“辛苦你了,去好好休息吧。”

    “是。“阿信出去后,沈澜心看向高煦,淡淡道:“你怎么看?”

    高煦靠在椅子上,悠闲道:“这里面有两个关键点,一夜暴富,孩子失踪。”说完看向沈澜心。

    高煦的言外之意就是孩子被秦敏卖掉了,所以才会一夜暴富。

    沈澜心也不傻,同样也分析出来了,只是秦敏为什么会来到凤城,秦敏是个赌徒她和苏荷之间究竟有着什么关系?她想不通,实在是想不通!她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她不能在让苏荷过得那么逍遥快活了。

    沈澜心一边踱着步一边在思考。

    高煦的目光一直追着她走,见她一筹莫展的样子,不由的好笑,忍不住问道:“在想什么?不妨说来听听!”

    沈澜心突然止住了脚步,走过去搬起一只凳子坐在了他的对面,决定认真的与他好好分析分析。

    “我只有三个问题。”说着伸出三个手指,“第一,苏荷为什么要杀秦敏?第二,秦敏和苏荷之间到底有着什么关系?第三,元黎当晚到底看见了什么或者听到了什么才会被苏荷灭口?”这三个问题不知夫君你能否为我解惑?”沈澜心一本正经道。

    高煦微微一笑,道:“其实每个案件的背后都有一个相同点或是不同点,我们只要冷静的想想,秦敏和苏荷这两人之间有什么不同点或是相同点,在逐一分析,这个案子很快就会明了!”

    沈澜心盯着他,说道:“看你的样子已经分析出来了!不如直接告诉我,免得我费脑力。”

    高煦不由的一笑,“你这么聪明,一定会分析出来的。”

    沈澜心轻叹了一声,一手托着下巴,手指敲打着桌子,喃喃道:“相同点和不同点?……不同点就是秦敏是个赌徒,苏荷是王妃,两人的身份一个天一个地,能有什么交集呢?”她实在想不通。

    高煦淡淡道:“既然问题不在不同点上那就出在相同点上。”

    “相同点?”沈澜心想了半天,实在想不出这两个人之间能有什么相同点,“她们除了都是女的,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共同点。”

    “你忘了,她们都是有孩子的人。”这句话,高煦说的风轻云淡。

    沈澜心一楞,“孩子?可是秦敏的孩子不是失踪了吗?又跟苏荷有什么关系?”说到这,见高煦嘴角微微上扬,她突然坐直了身子,顿时明白了。

    “天呐!你的意思是那个失踪的孩子就是苏荷的孩子?”她简直难以置信。

    高煦别有深意的对她笑了笑,其实当阿信说到孩子失踪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分析出来整件事情了。

    高煦自然道:“秦敏是三个月前生的孩子,而苏荷的孩子也才百日,这就是相同点。”

    “也就是说三个月前苏荷买了秦敏刚刚出生的孩子,所以秦敏才会突发一笔横财,至于她为什么会来到凤城,她后来不是又欠了一大笔赌债吗?我想她是来向苏荷勒索的,最后勒索不成反被苏荷杀了,然而这一幕刚好被元黎看见了,所以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至今那个孩子仍不知所踪。”

    可是苏荷之前明明是有身孕的,难道是……没保住?她是个心思极为缜密的一个人,这件事非同小可,她居然被别人抓住了把柄,而且为了保守这个秘密,居然不惜杀了秦敏,甚至连元黎都要灭口,那个位置,那个人,当真可以让她丧心病狂到如此地步吗?沈澜心不由的心里一阵叹息。

    “心儿,你在听吗?”高煦温柔道。

    沈澜心看了他一眼,道:“我在听,可是冒充皇室血脉,这可是死罪,她怎么会这么大意被人识破身份呢?”

    高煦冷笑道:”这就叫做百密一疏,至于怎么被识破的恐怕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第二天,沈澜心又来看元黎,太子正在喂元黎喝药。

    沈澜心轻声道:“大哥,我来吧!沈澜心很自然的从他手上拿了过来,太子顺势起了身。”

    这时候,秋月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走了进来。

    “公主,有人给元黎公主送来了东西!”

    元黎?太子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元黎。

    沈澜心看了眼她手中的盒子,面上闪过一丝疑惑,道:“谁送来的?”

    秋月道:“是个小厮送来的,说是庆王府的元黎公主在他们店里定的香粉。”

    沈澜心将空碗放在了一旁,说道:“给我!”

    秋月将香粉递给了沈澜心,沈澜心刚一打开,便被一股浓郁的香味呛的打了个喷嚏,她急忙捂住鼻子!蹙眉道:“这是什么香味啊?味道这么重。”她觉得这个香味似乎在哪闻过似的,元黎怎么会买这种味道的香粉,沈澜心不禁打了个喷嚏。

    屋里所有的人都闻到了,不禁禁了禁鼻子。

    沈澜急忙道:“秋月,快把门打开。”

    “这个味道怎么这么奇怪?丝毫不像女人寻常用的香粉味道。”说完太子用手在眼前挥了挥。

    沈澜心看向太子,挑眉道:“大哥也觉得这个香粉的味道有些奇怪?”

    说到这,秋月觉得脚底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碰了一下,下意识低下头一看,却发现十几条吐着信子的蛇爬了进来。

    秋月吓得花容失色,大叫一声:“有蛇啊……”还没等沈澜心反应过来,十几条蛇便逐一向元黎和沈澜心扑了过去,沈澜心大惊失色,下意识的用手去挡。

    太子见状,急忙挡在沈澜心的面前伸手便抓住了扑过来的那些蛇,接着又用脚踢飞了扑向元黎的那条蛇。

    踏雪闻声,冲了进来,见此一幕,立刻拔剑上前三下五除二就将那些蛇全部砍死了。

    这时候,高煦和阿信闻声赶了过来,见一地的死蛇,不禁怔然。

    见沈澜心缩在墙角,急忙上前,急切道:“心儿,你没事吧?”

    沈澜心摇摇头,虽然表情很镇定,但浑身有些颤抖,显然被吓到了。

    高煦紧紧的抱着她,柔声道:“好了,没事了。”

    太子看着一地的蛇,不禁感到惊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出现这么多的蛇?”

    阿信看了一眼那些死了的蛇,说道:“这些蛇有剧毒!”说完他又嗅了嗅,“怎么会有夜来香的味道?”

    “夜来香?”沈澜心一愣,突然指了指地上的盒子,说道:“你是不是说那个盒子?”

    阿信捡了起来,打开一闻,严肃道:“没错,就是这盒香粉把它们引来的。”

    听他这么一说,沈澜心猛的想起来了,怪不得觉得这个味道颇为熟悉,原来当日在庙会闻到的味道就是这个味道。

    “你们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说完阿信微疑的看向沈澜心。

    太子一听他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说这香粉很不寻常似的,疑惑道:“听你的意思,难道这不是女人用的香粉吗?”

    阿信摇摇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香粉,这是耍蛇人专门用来驯养蛇的!”

    太子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不是元黎……说到这他忽然意识到什么?于是看向沈澜心。

    沈澜心面无表情,冷冷道:“有人要杀元黎,才会让人送来这种香粉,继而又放了这么多毒蛇进来。”

    太子惊讶的看着她,“可元黎都已经这个样子了,谁还会对她下毒手?”

    沈澜心淡淡道:“除了她还能有谁呢?元黎死了,所有的事情便会死无对证。”

    听到这里,太子再也忍不下去了,怒道:“我去杀了她,为元黎报仇。”

    沈澜心不由的皱眉道:“大哥,你冷静一点!”

    太子恼怒道:“元黎都已经变成这这个样子,你让我如何冷静?”

    看着太子的恼怒的表情,沈澜心却是一脸镇定,“大哥,你还记得当初我们是怎么对付元婧公主的吗?”

    太子一听,惊讶的看着她,见对方向他点点头!

    高煦瞧在眼里,神情之中闪过一丝疑惑,“心儿,你到底想到了什么办法?”

    沈澜心看了他一眼,唇角一勾:“你很快就知道了!”

    这时,沈澜心拿起了那盒香粉,神情之中浮现一丝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