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兰心淡染芳华

正文 84:以牙还牙

    中午时分,正是日头正盛的时候,当所有的人都在房间里避暑,沈澜心和踏雪出了府,出去之前她想起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还没有办,于是就把这件事情吩咐给了阿信去做,她就和踏雪来到玉芙轩,玉芙轩是凤城最好的胭脂铺,以前她经常陪苏荷来,苏荷这个人向来非常注重生活的品质,所以她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包括她的首饰都是出自珍宝斋。

    掌柜见有贵客上门,便笑脸相迎,“二位姑娘,里面请。”

    “这是本店刚刚到的仙女粉!”掌柜一看她的穿着打扮就知道她是皇亲国戚,所以就向她推荐了最贵的脂粉。

    仙女粉?她记得苏荷经常擦的就叫仙女粉,一小盒就价值五百两,是玉芙轩里卖的最贵最好的的脂粉了,而且还经常没有货,往往到了货就被那些千金小姐和贵妇人哄抢一空!今天能让她碰到算是她幸运!于是沈澜心也买了一盒回去。

    路上,沈澜心迎面遇见了高骞。

    沈澜心渐渐地停下了脚步,她刚要开口,对方却抢先一步。“这么巧!”

    沈澜心淡淡道:“是啊。”

    接着高骞又问:“有没有时间喝杯茶?”

    沈澜心想了想,并没有拒绝!

    两人来到附近的茶楼,高骞看着她,如今她的容貌和神情和他们刚认识的那会相比更加成熟了许多,也漂亮了许多。然而在对方的眼里他又何尝没有改变呢,纵然那副俊脸上依旧是最好看的一双眼睛,可是当初他对生活的那份热情如今在他的眼里已经看不到了。

    两人许久都没有开口说话,不是不想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时过境迁,两人之间的关系再不复从前。

    良久,高骞挤出一句:“五弟他对你很好?”这句话听着像是在问她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沈澜心刚要端起茶杯,看了他一眼,缓缓道:“你觉的呢?”

    高骞微微一笑,自嘲道,“看得出来,你很幸福。”

    沈澜心喝了一口,又慢慢放下了茶杯,淡淡道:“这都要感谢你的王妃,若不是她,我也不会有今天。”

    他垂下双眸,道:“对不起。”

    沈澜心摇摇头,一脸坦然之色,道:“不要再和我说对不起了,我已经不怪你了,我知道你也是受害者,若不是她在中间挑唆,事情就不会演变成今天的局面。”

    他轻声道:“你不怪我就好。”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

    “高骞!”这时,她开口,她很久没有这么叫他的名字了。

    高骞听后,神情闪过一丝喜悦。

    沈澜心淡淡道:“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王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高骞神色瞬间变得灰暗,冷漠道:“我只关心我的孩子,其他的我不关心。”

    本以为两个人相处久了,多多少少会有些感情,可是她在高骞的眼中却看不到一丁点的情,没想到他对苏荷依旧如此冷漠,她真的难以想象苏荷这么长时间是怎么过来的,为了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竟然如此的坚持。

    沈澜心冷笑一声,“孩子?”高骞啊高骞,那个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

    沈澜心淡淡道:“我忘记问了,你的孩子他叫什么名字?”

    高骞含笑道:“他叫承鸿。”

    “承鸿?很好听的名字。”沈澜心玩弄着茶杯,漫不经心道。

    高骞不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我也觉得这个名字很好,是我起的。”

    高骞的话让沈澜心微微动容,她真的不想破坏他那份幸福,可是……那幸福根本就是假象,已然蒙蔽了他的双眼,她神情一肃,冷冷道:“高骞,我想给你讲个故事,你要听吗?”

    高骞点了点头,道:“我听。”

    沈澜心看着他,认真道:“既然你想听,那么就一定要认真听。”

    她突然的严肃令高骞心头一跳,他认真的看着她,也认真的在听。

    此刻,她的脸上平静得看不出一点情绪的波澜,只听她缓缓说道:“从前有个女人,这个女人长得不仅漂亮又有才华,有一天她遇上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于是她就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可是这个男人对她并不好感,于是这个女人用了计谋让男人以为自己污了她的贞洁……”

    听到这,高骞眉头微蹙,她这是在借故事来讽刺他的吗?高骞没有说话,而是继续认真听。

    沈澜心的目光望向远处,不知看向何地,继续淡淡道:“后来女人有了他的孩子,就这样她如愿以偿的嫁给了他,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孩子小产了,她怕自己会失去这一切,于是假装继续怀孕。”说到这沈澜心看了他一眼,见对方惊讶的看着她,表情似乎很期待故事的结尾。

    她继续道:“最后,女人的妊娠之期已到,所以她便从早已联系好的另一名女人的手上买走了婴孩,冒充是她自己的孩子。”说完沈澜心看了他一眼道:“怎么样?这个故事是不是很好听?”

    高骞愕然,“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沈澜心淡淡道:“我说的已经很清楚,高骞,你这么聪明应该听得出什么意思。”,

    高骞眉心一跳,是,他的确听出来了,难道说承鸿不是他的亲生儿子?这怎么可能?……他实在不敢相信。

    “澜心,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可也不至于编造这样一个谎言来诋毁承鸿?这对我是种侮辱。”

    沈澜心冷笑一声,“诋毁?侮辱?我为什么要去诋毁一个孩子?为什么要去侮辱你?你觉得我有那个必要吗?”

    高骞忽然垂下双眸,低沉道:“我知道你和苏荷之间有些恩怨……”说到这他没有再说下去,他的意思已经很清楚。

    沈澜心心中冷笑,她后悔自己真是多事。

    这时,她眼中划过一丝悲悯,淡淡道:“有些东西你以为是你的,可是却不是你的。”说完她站了起来,“高骞,你就当我从来没说过什么,你好自为之。”

    高骞怔然,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沈澜心已经转身离开。

    出了茶楼,踏雪不免的有些疑惑,“公主,看来襄王不太相信你说的话。”

    沈澜心淡淡道:“他自然不是很相信,如果他有脑子自然会认真分析我说的话,空穴不来风,反正我已经告诉他真相了,他相不相信就不在我的思考范围之内了。”

    踏雪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襄王还真是可怜,有个那样心肠毒辣的王妃和一个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沈澜心冷冷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沈澜心没有直接回府,而是回到医馆,把自己关在药仓里整整一个下午,踏雪就在门外一直守着,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干什么,到了黄昏的时候才从里面出来。回到王府,沈澜心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踏雪见她神神秘秘的,不免有些好奇。

    不一会,门被打开了,沈澜心喊道:“踏雪,进来。”

    踏雪一听,急忙走了进去,不一会,踏雪便匆匆的离开了府。

    从茶楼回来,高骞就一直在回忆沈澜心的话,纵然他不想相信,可是凭他对沈澜心的了解,她不会无缘无故说出这样的话,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他坐在摇篮面前,面色微疑的看着摇篮里的婴儿,肥嘟嘟的脸蛋,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小嘴不停地鼓动着。

    这时候,小八进了房间。

    轻声道:“王爷,王妃进宫了。”

    “嗯,去端一碗清水来。”高骞目不转睛的盯着摇篮里的婴儿,也没有抬头。

    小八有些疑惑,但是还是按照高骞的吩咐端来了一碗清水,接着高骞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手指咬破了,滴出一滴血到碗里面。

    小八见此情景顿时震惊,这又是清水又是滴血的他自然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便出言制止道:“王爷你这是?……”

    高骞手一抬,示意他不要在多言,他决定相信她一次!滴血认亲。

    看着高骞深凝的表情和冰冷的目光,小八便没有再多言。

    接着高骞用银针刺破了承鸿的脚趾,瞬间,承鸿似乎觉得有些痛便立马大哭起来,高骞就势取出一滴血来滴进了碗里。

    而后,高骞便静静的盯着那只碗,小八也屏息静气地瞧着。

    果然,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却真实的发生了,那碗里的两滴血像是彼此谁都不理谁似的,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融合的意思。

    小八不禁心头一震,怯怯的看向高骞,却发现高骞脸上似乎平静得很,可谁又知道他内心的怒气早就如惊涛骇浪一般,他直直的盯着那碗清水,淡淡道:“拿下去吧。”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阿信浑身草屑背着一个袋子就从外面回来了。

    秋月端着一盆水见阿信一脸脏兮兮的,身上又背着东西,不由的好奇问道:“阿信,你身上背着什么呀?”

    阿信见她好奇的样子忍不住就想逗逗她,“想看吗?”

    秋月急忙点点头。

    “好吧,那就给你看看!”说完阿信放下了袋子,秋月扯着脖子正等着看。

    这时,阿信狡黠道:“你可别害怕啊!”

    秋月还没反应过来他这句话,只见阿信撑开袋子,硕大的几条蛇出现在她眼前,顿时,秋月吓得大叫,水盆都翻在地上。

    气的大骂道:“你个死阿信,你吓死我了。”

    阿信见她的样子觉得好笑极了,不由的哈哈大笑。

    秋月横眉怒目道:”你故意的吧?”

    此时,沈澜心也起来了,听到外面的吵闹声便走了出来。

    “你们两个怎么一大早就掐起来了?”

    “公主,阿信拿蛇吓唬我。”秋月捧着空盆,怒瞪着他,一脸不满的样子说道。

    阿信忍着笑意,故作正经道:“谁吓唬你了?不是你说要看的吗,我还好心提醒你,哎,真是好心没好报。”

    秋月噘着嘴,狠狠的剜了他一眼,甩头就走了。

    沈澜心看着两人不由的笑了笑,走上前道:“这么快就抓到了?”

    阿信嘻嘻一笑:“这些蛇可是狡猾的很,不过他们在狡猾也没我狡猾!”

    沈澜心看了一眼,说道:“好好养着,不过千万要小心,跑出来咬到人就不好了。”

    而此时,沈澜心却见高骞来到了王府,她向阿信使了个眼色,阿信便急忙离开了。

    她的神情闪过一丝疑惑,“你怎么来了?”

    高骞神色暗淡,低声道:“我是来谢谢你的。”

    沈澜心一听这话便明白了,没想到他居然真的相信自己说的话。

    淡淡道:“哦?你的动作倒是挺快的,我没想到你真的会去证明。”

    见对方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虽然若隐若现,但是她看得出来那是一种自嘲的笑,只听他淡淡:“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沈澜心冷冷道:“你跟我来!”说完转身引他去了元黎的房间。

    高骞见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昏迷不醒的元黎,颇为惊讶,“她为什么会这样?”

    沈澜心看了他一眼,“这都是拜你王妃所赐!”

    高骞惊讶的看着她。

    “元黎就是发现了苏荷的秘密所以才会惨遭她的毒手,不仅如此,就连我也差点死在她的手上,包括那个孩子的母亲。”

    高骞脸上的惊讶渐渐的变成了不可思议,他实在想象不到所有的事情都是苏荷所为!

    沈澜心看着她的表情,淡淡道:“我知道你有些不相信,或是不敢相信,不过不管你相不相信,所有的事情都是她做的。”

    高骞目光一闪,看向她,“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那件事?是让我帮你报仇?”

    沈澜心看着她,眼中充满不屑,“你想多了,我是念在和你相识一场,不想你被人蒙蔽利用,至于报仇,我不需要任何人帮我!”

    高骞不由的一怔,缓缓道:“那你需要我为你做点什么?只要你开口,我什么都答应。”他在心里暗自做出了个决定。

    他这话让沈澜心一楞,便一口回绝道:“不必了,做你自己该做的。”

    高骞不禁怔然,“你真的不需要我?”

    沈澜心摇摇头,一脸坚定。

    这时,高骞深深的呼吸一下,“好吧,如果你有需要,随时通知我。”说完转身离开了庆王府。

    沈澜心漠然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视线中。

    踏雪一连盯着好几天,苏荷都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除了进了一次宫,甚至连大门都没有出过,就连她的婢女冬梅也很少出去,该不会是做了很多亏心事,怕人上门来寻仇吧?踏雪是这样想的。

    就在这时,她的婢女冬梅从她房间走了出来,直奔王府的大门,看样子是要出去,一定是三王妃吩咐她去做什么?想了想,踏雪便跟了上去。

    踏雪一直跟着冬梅来到了玉芙轩,不一会便走了出来,手上并未拿着东西,踏雪见冬梅走后,旋即进了玉芙轩,打听之下,果然冬梅是替苏荷来买仙女粉。

    踏雪并未跟着冬梅,而是盯着玉芙轩,就这样足足盯了三日,才看见一个小厮从里面出来,手里握着一盒东西,急匆匆的向襄王府的方向走去。

    半个时辰后,踏雪便回到了王府,此时,高煦和太子正坐在院子里下棋,沈澜心正在修剪花枝,自从从东陵回来,沈澜心就在院子里移植过来很多花。

    沈澜心见踏雪神色匆匆的走了过来,便知道她的任务完成了。

    踏雪来到她身边,在她耳边嘀咕几句,沈澜心嘴唇微微翘起,果然得手了。

    “你盯了这么多天,也累了,去好好休息吧!”说完又看向阿信,“阿信,你的宠物养的怎么样了?”

    阿信一听,立马笑道:“养的可好了,可欢实了。”

    她漫不经心道:“是吗?那就把它送给那位尊贵的三王妃。”说完便继续修剪她的花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