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他小说 > 龙虎大宋

正文 第十八章 真凶

    “喏。”

    杜若答应一声,然后对旁边赵都头示意了下,赵都头便带衙役把运来的绸布包的证物抬上了公堂。

    杜若环顾众人,淡淡道:“诸位都知道,人手上指纹各有不同,《周礼》有云‘以质剂结信而止讼’。而盗贼在行窃时,遗留在物件上的指纹若不经擦拭的话,可保留十天甚至几月都不消,只要勘验出指纹,就能找出真正的盗贼。”

    利用指纹法破案就是杜若破案的信心来源,这是后世最常用的刑侦方法,任何一个穿越而来的现代人面对这桩真假盗贼案都会很自然的想到指纹验证法。

    而提取指纹有很多方法,最简单的就是用细墨粉和烟熏使指纹显形。

    杜若又指了指抬上来的物件。。继续道:“诸位请看,这是我从失窃的蔡家银库搬来的物件,这些物件上面至今还存留着盗贼的指纹!”

    杜若两句话说完,公堂内外除已经被杜若“科普”过的杜守义外,其余众人都呆若木鸡,根本不懂杜若在说什么。

    “可笑,可笑至极!”

    黄培率先发难,对杜若极尽嘲讽道:“《周礼》确有那句话,但你的指纹之说纯粹是无稽之谈,‘质剂’何在?难不成盗贼作案时,还随身带着一块印泥,边行窃边在银库里按指膜吗?”

    此言一出,堂外百姓们爆发出一阵哄笑,衙役们也都忍俊不禁。

    杜若说的他们实在理解不了。 。在他们观念里,指纹是签押文书或者契约时用以正身之用,得蘸上颜料或者按在软物上才能显现。

    空手接触硬物,怎么可能留下指纹?

    黄培冷笑一下,对杜若喝斥道:“从未听说过有什么指纹法,凭空捏造,也能算证据?杜公子,公堂可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他步步紧逼,只要杜若露怯,下一步他就会直接对杜守义发难,他这是演给百姓看,让杜守义在百姓中留下庸官的风评。

    失了民心,他弹劾也能事半功倍。

    正座上,杜守义微不可查扬了扬嘴角,他此时故意不说话。千古力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一来是相信杜若能自证,二来也是有心历练杜若应对局面的能力。

    但杜若前世差不多活成了人精,哪里需要再历练,只见他面对百姓的喧闹和黄培的嘲讽面不改色,不紧不慢对黄培道:“既然黄通判不信,那我可以当场做实验证明。”

    “实验?”

    黄培面色一僵,百姓们也都好奇起来,他们对实验这个词都不算熟悉。

    “对,所谓实验,就是用事实验证。”

    笑了笑,杜若看向杜守义,继续说:“本来该向知州大人借一件东西验证指纹,但为了避嫌………”

    他又缓缓走到黄培面前,道:“还请黄通判取一件东西与我验证指纹。”

    “我能有什么东西?”黄培瞥了眼杜若,他身穿官服,桌子上只有纸笔砚台,连令箭筒都没有。…,

    杜若却看到黄培腰带上挂着一块品相极纯的羊脂白玉牌,便指着道:“请借黄通判这玉佩一用如何?”

    他不是问黄培,而是直接对主官杜守义作揖请示。

    杜守义眼神锐利的看向黄培,淡淡道:“黄通判,若是用别的物件演示,你难免怀疑,所以,就用你的随身玉佩验证吧!”

    杜守义这不是商量,而是下令,黄培暗暗咬牙,依依不舍的看着自己的玉佩,这块玉佩是他挚爱之物,价值足以在眉州买一套三进的宅邸,他怕交给杜若后有什么闪失。

    但此刻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也不好公然抗命。

    “等等,黄通判不可沾手,还是由我来取。”

    杜若拦住要解玉佩的黄培。。问杜青要了把小剪刀,趁黄培还没反应过来,欺身上前,咔一下剪断了玉佩系带,将其拎在手里。

    黄培恨恨看了他一眼,握紧拳头,心中咆哮:我这带子有活扣,谁叫你直接剪的?

    “黄通判,这块玉今日佩戴之前,有没有擦拭或者清洗?”杜若问。

    “没有……”

    “那最近几日内,有可能经手这块玉的人,都有谁?可不要有遗漏哦!”

    “当然是我……还有家中帮我更衣的丫鬟。”

    “那请知州大人派人把丫鬟传来,待会比对指纹。”

    一切自有人去办,百姓们期待看着杜若,杜若却没急着开始检验指纹。 。而是对堂下百姓道:“为了公平起见,还请堂下诸位推举一人出来,在这公堂之上随意选一件随手之物,一起勘验。”

    黄培不耐烦道:“你有完没完?我们可没时间和你在这浪费!”

    啪!

    杜守义一记惊堂木拍下,吓得黄培一激灵。

    “黄通判这是什么话?杜若此举是正理,尔休得聒噪!”

    杜守义毫不客气,围观百姓也厌恶的看了看他,大家兴趣正浓,没人觉得杜若是浪费时间。

    黄培吃瘪,老实起来,百姓们推举出一名代表,选择了旁边推官书桌上的一方砚台,询问后。千古力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杜若便开始检验指纹。

    杜若便和杜青一起,先操作羊脂白玉,他点燃蜡烛,一边用烟熏玉牌,一边对周围众人大声解说:“指纹印在物件上,肉眼不仔细看是看不见的,须得用法子使其显现,诸位请看!”

    说话间,杜若和杜青已经熏出了玉佩上的细指纹痕迹,便拎着对堂上堂下众人展示了起来,所有人在玉佩经过眼前时都伸长了脖子,果真看到黑烟熏里有指纹痕迹时,都啧啧称奇不已。

    黄培也看到了,他心中一紧,预感不妙的同时,也心疼被烟熏黑的玉佩。

    展示一圈后,杜青拿出一张柔软的薄纸,杜若继续对众人道:“现在,只需要将玉佩上显现的指纹拓印到纸上,便大功告成!”

    说完,已经和杜青配合完成了拓印。…,

    “妙啊!”

    “此等法子,还真是闻所未闻!”

    “指纹法若是流传开来,天下将无冤案也!”

    围观百姓们惊叹不已,有人突然回忆起日常生活中似乎确实见过指纹印在瓷器等物品上过,都不由自主的点头。

    黄培脸色越来越难看,但他心中还是不愿相信杜若,心说:‘此指纹法极其简单,若是真的,那古代圣人们早就发现了,先贤圣人们岂会不如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

    堂中,杜若已经开始提取砚台上的指纹,他像后世给小学生上实验课的老师一样,神态自若,娓娓道来:“刚才那块羊脂玉佩表面润滑,最易存留指纹,但也因为其表面太过细腻,所以只能用烟熏之法提取指纹;而这块砚台。。表面相对粗糙,我们就可以用细墨粉‘洗’出上面的指纹。”

    简易提取指纹最好的材料其实是石墨粉,杜若记得自己前世上小学时,每次削铅笔后,刮掉的“铅笔芯粉”偶尔不小心用手蹭到,就有可能在作业本上蹭出指纹痕迹来。

    但这个时代石墨制品不多,他便用干墨粉代替,只要研磨的足够细腻,效果也是差不多的。

    “因材施法,不拘一格,小公子真乃能人也!”

    “何止如此,发现指纹法,小公子当得起神人之谓!”

    围观百姓们对杜若交口称赞,公堂上主簿推官和一众衙役们也都对杜若肃然起敬,他们乃是业内人士。 。最知道这个指纹法公开后对于整个大宋刑狱意义有多么重大。

    ‘之前居然以为小公子是纨绔,真是该死!’赵都头心中懊悔不已,他现在对杜若的敬仰已经到了为尊者讳的地步。

    “好,现在两样东西上的指纹都已经拓印完毕,请带人上前验证。”

    杜若将两张拓印纸铺在案板上,堂下百姓们突然紧张了起来,虽然心中已经信服了七八分,但指纹法是否是真的,还需要这最后的验证。

    “黄通判,李主簿……”

    杜守义说完,黄培率先撸袖子大步走到杜若面前,斜眼道:“你的戏法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

    说完。千古力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用食指按下印泥,在拓印旁边的白纸上按下了自己的指纹。

    按完,就要拿着自己的玉佩离开。

    杜若笑着拦住了他:“等等!黄通判,玉佩你还不能拿走,现在这是证物,要封存,结案后才能还给你。”

    “此为正理。”

    杜守义适时的配合杜若,黄培冷冷看了杜若一眼,便收回手,要离开。

    “等等!”

    杜若又贱兮兮叫住了他,黄培尴尬顿身,压抑怒火问:“你还想干什么?”

    “你的这块玉佩上有三个手指的指纹,分别是食指、大拇指和中指,要部按的。”

    “你刚才不说?”

    杜若扬了扬嘴角,挑衅的看了看面前的死胖子,一脸“我刚才故意不说的,你tm来打我呀?”的纨绔表情。…,

    “哼!”

    黄培气的脸红,但还是乖乖按下了指纹。

    “还有什么没说的吗?”

    杜若却不理他,直接对他身后丫鬟道:“下一个。”

    黄培气的七窍生烟,在场众人都看到他脸色,无不窃笑,心说小公子虽然大才,但还是带着一股少年心性,好不可爱!

    丫鬟和主簿那边的几人一一按下了指纹,照例应该是先呈给主官杜守义查验,再给判官黄培查验,最后再对围观百姓公示。

    “嗯,不错,拓印的指纹虽有多余,但受验的这几人指纹都在,足以证明此法可用!”

    拓印的指纹有些模糊。。但还是能分辨,杜守义仔细查验后,松了口气,他之前只是听杜若口述,外加临时在茶杯上演示,虽相信了,但心中总是有些担忧的,此刻证据在前,他彻底安心。

    围观百姓们也都更加期待起来。

    接下来,指纹对比传到黄培面前,黄培脸色阴的几乎要滴水,心中几乎绝望,他了解杜守义,就算杜若是他儿子,若是证据不对,他也不会乱说的。

    黄培心中充满挫败感,几乎不忍再看指纹对比,但他还是仔细瞅了一眼,这一瞅,他阴郁的脸,顿时灿烂起来。

    “岂有此理!”

    黄培猛一拍桌。 。指着托盘大声咆哮道:“这上面指纹对比完不同,当本官是瞎子吗?杜大人,铁证如山,这指纹明明完不一样,你却说一样,是何居心?”

    他又凌厉看向杜若:“你的戏法,不灵了!”

    听黄培突然义正言辞的咆哮,堂下百姓们纷纷惊疑,议论起来,而杜守义和杜若依然面不改色。

    “还故作姿态?”

    黄培看了看两人,冷笑不已,旋即传令衙役:“来啊,公示给堂下百姓看看。千古力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这里更新真的快。教所有人看看,这些指纹哪里相同了?”

    刚才已经在杜守义身后瞄了一眼的赵都头亲自过去拿起拓印纸和对比指纹,高高捏起,对堂下百姓们公示起来,还贴心的翻转了较为清晰的按压指纹的纸面。

    百姓们个个踮脚伸首,非常仔细的检验了两份指纹,检验后,无不微微点头,露出心悦诚服之色。

    “谁说不一样的?明明就一样!”

    上面,黄培听百姓这么说,顿时慌了神。

    “你们,你们没发现指纹不对?”

    众人齐刷刷看向黄培,眼神里或多或少都带着几分鄙夷。

    “黄通判,你是制杖吗?这是拓印,你得反着看!”

    ,